阿盏

姓阿名盏字阿盏,今天也在渣渣的道路上欢快的奔驰着

【深井冰】莲藕

他放下刻刀时脑子里有些恍惚,眼前一片混沌,视力5.1的他竟像是辨不清来时的路了,在呆了整整一个月的小黑屋里也步履蹒跚跌跌撞撞。行动间如同一个历尽风尘的老人。


他想起了一个月前自己出门前给自家妹妹的告别吻,踏出家门不过几步,一阵晕眩醒来后就被人绑到了这里,他用自己近乎残障的语言功能和守卫交谈了近四个钟头,才知道这么一番折腾完全是某个大户人家不知从那里打听到他做的人偶模样精致,这才将他“请”到了家里。


而负责这事的小少爷中二病犯了自作聪明,这才把原本正正经经的请工匠做人偶生生弄成了一出闹剧。


请他来制作偶人的是个大户小姐,十六七的年纪,肤色煞白唇红齿白,眉眼冷淡,身上的压迫感却满溢而出。


他掏出随身带的刻刀放下,活动活动筋骨后坐下,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至少样子摆好了,他想,说不说就不干老子的事了,反正做出来的东西归她。


大小姐理了理裙摆,略带腼腆的朝他一笑,音色温润:“并不知道要吩咐什么呢……真要说有什么具体要求的话,请先生做一个和我相似的孩子吧。”


少女身子微微前倾,眼底是明灭的笑意;声音刻意地压低,吐出的字音也有些模糊不清。


“毕竟……作业什么的超烦呢★”








补作业已疯……开个脑洞

题目是因为今晚有莲藕吃

评论(5)
热度(2)

© 阿盏 | Powered by LOFTER